凤姐结婚了!

据罗玉凤在纽约的朋友透露,沉默许久的凤姐悄无声息地办完了两件大事:拿美国绿卡、领结婚证。

她算得上是第一代网红,2008年靠一段惊世骇俗的「征婚广告」火遍全国:

“以我的智商和能力,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总共六百年之内不会有第二个人超过我。爱因斯坦没我聪明,奥巴马才配得上我……”

她被骂得狗血淋头,全网群嘲:你也配!

2018年,她人在美国,才华始终没赶超爱因斯坦,但创业当了投资人,她没能嫁给奥巴马,但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

回顾一下凤姐的履历:

9岁,开始努力阅读每一份读物。

18岁,确立第一个职业规划。

20岁,写诗。

20岁,实习。

21岁,教书。

23岁,用教书两年的钱到上海。

24岁,开始炒作。

25岁,用炒作的名气加炒作的钱到了美国。

30岁,宣布融资1000万创业。

31岁,成为凤凰新闻客户端新闻主笔。

32岁,拿到绿卡。

33岁,结婚。

顶着全天下的嘲讽,自己一步一个台阶,她从看不见底的尘埃里走来,她拼尽全身力气才有了普通人唾手可得的标配人生,她奋斗了10年终于和我们同桌共饮……

她选了一条又难又险的路,33岁这年婚姻、事业、生活终于给了自己一个交代,难啊,她在微博里这样写着。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是一句最无力的祝福,很多人,从出生就没有见过这世界的温柔,要么出头,要么认命,人生的结局泾渭分明。

她无意于出人头地,她只是不想认命。

东野圭吾说:谁都想生在好人家,可无法选择父母,发给你什么样的牌,你就只能尽量打好它。

这世界上有一出生就分得一手好牌的人,比如王思聪,有手气时好时坏但偶尔能摸到一张大王翻身不愁的普通人,也有翻遍全身连张老K都没有只能守着一堆小牌死扛的人,比如凤姐。

她的牌到底有多差?

出生在重庆一个偏远的山沟里,7岁父母离婚,家里有个弟弟,母亲重男轻女。

身高1米45,长相不敢恭维,颜值是她的绊脚石。

师范毕业,大专学历,拿着几百块的工资,在村里的小学当老师。

再过几年嫁个邻村的男人,生几个娃,重复母亲的路,人生一眼望到头。

对于不幸抽得一手烂牌的人,认命是最舒服的。因为开局不好的人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探索到普通人的幸福。

可是凤姐偏偏不干。

21岁那年,她从教书的学校回家,母亲和弟弟欣喜的算着她一个月挣多少钱,还剩多少钱可以拿回家。她却对朋友说,这辈子,我要在外面买车子,买房子,那时候她月薪540元。

她不想认命,她知道这个世界可以不一样。要想改变自己的人生,就必须要走出大山,去到繁华的大城市。于是她来到了上海。

为了在这座城市留下,凤姐投出了一万多份简历,从总经理到服务员,几乎各行各业她都试过。她想拼尽全力和同龄人活得一样体面。

“虽然他们看不起我们,但是我们,至少是我,却很想成为他们。”

她做过超市收银员,也做过洗脚妹,最终在家乐福留下,但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微薄的工资不可能让她和同龄人一起喝咖啡,过舒服的人生,她不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她回忆说:没人会记得08年在上海街头无助哭泣的罗玉凤 。一直以为,这辈子只能窝囊的活着。

但凤姐就是凤姐,从一开始选择了不一样的人生,一抹黑也要走到底。

她在上海地铁站发过成千上万份征婚传单,在电视台情感类节目上公布七大极为苛刻的征婚条件。

雷人语录层出不穷:

“我天下最美,你们都是丑货”

“青春就是拿来挥霍的,我现在正在挥霍青春”

“对伴侣要求长得越帅越好,必须有刘德华的帅气,任达华的性感,立威廉的俊俏,谢霆锋的冷酷,韩寒的才气”。

虽然所有人都在笑她的丑,骂她的蠢,拿她当茶余饭后的段子,但是一夜之间,她真的红了。

她去参加选秀,上节目秀比基尼,凤姐没有退缩,她趟出了一条自己的路,这世界的舞台那么大,总算有一束光属于她。

有人找她拍戏,有人找她写书,还有人找她做节目,但是那时候心比天高的凤姐挥了挥手,“我要去美国,我要去找奥巴马”,2011年,她真的去了美国。

有人爆料,凤姐去美国干的工作居然是——美甲。

是的,她在美国的最底层打工。被老板骂,拿最低时薪。

2015年,凤姐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采访,讲述了她到美国后的生活、工作经历,以及对“美国梦”的看法:

“我2010年以旅游签证赴美,目前没有绿卡,但有临时居留身份、工卡和工作许可。”

“我梦想有一天进入华尔街工作,成为一名金融家。”

“我需要留在纽约,这里有更多机会,而留在纽约只能在指甲店工作。而后来我继续从事这个职业,是因为工作间隙,我可以把手机拿出来,背诵我之前存在里面的英语单词。如果从事其他工作,比如餐馆服务生,我没有这样的机会。”“总的来说,美甲工作还是比在餐馆舒适的,一个月能赚3000到6000美金。”

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能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她被拍到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门口发传单征婚,条件还是一如既往地苛刻,这一次没有人笑她“你也配”。

她不断在街头及地铁上“被偶遇”,网友称:“凤姐已经赶上美国人的平均体型了!”。

时过境迁,嘲笑也早就没了火药味,更像是不冷也不热的一句问候。

从这里辗转反侧到那里,孤身一人的异国生活,想一想都写满了心酸。

再后来,她成为凤凰新闻的签约主笔,定期撰写自己的海外生活。

一年后她开通个人微信公众号(我就是凤姐)。

2017年1月,通过公号发布文章《求祝福,求鼓励》,讲述自己一路走来的逆袭故事。

短短三天时间,文章阅读超过320万,有接近3万人赞赏,赞赏金额超过20万元。

不认命的凤姐,从洗脚店做起,到拿上绿卡、嫁为人妻、定居美国,弹指一挥间已经是10年了。

上帝是公平的,他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如今,凤姐在美国已经成为投资人。

这个职位,足以让凤姐买别墅、开宝马了。当然,凤姐也说了,即使是美国的蓝领中也有人住得起别墅、买得起宝马。

她说:我做到这些,只是想告诉所有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求祝福,求鼓励。

很多人一生失败,就是一直在寻找捷径,而恰恰忘记了,这世上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日复一日看似愚蠢的努力啊。

凤姐写过一篇《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 》的文章,现在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脑子里总是想起我妈当年的这句话,她是一个很传统的中国农村妇女,她叫我认命,现在想想其实也是为我好,虽然我妈不晓得“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这句话,但是生活的艰辛早就让她懂得这个道理。她让我认命,其实也是为我好。

从小,她对我确实也没什么期待,小的时候她只是希望我带好妹妹;长大一点,她只是希望我不要让家里为难,不要读高中去读师范;我能做一个乡村教师,一个月能挣几百块钱的工资,能寄点钱回家已经是满足了她对我所有的期望;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能理解我为什么选择从奉节那所小学辞职去上海打工,更不能理解之后发生的事情,“她之前没有受过啥刺激,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妈当时是这么对记者说的。

其实我没有受什么刺激。

家里很穷,日子很苦,一家五口人只有7厘地,我恨过老天爷为什么让我家这么穷,但我从来没有怨过我妈,我继父没本事,相反,我很感激他们,即使这么困难,他们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供我读书,还记得我读綦师时,继父在綦江水泥厂上班。

我每个月都会去他那里拿150元生活费,有一天我去找他,人家说你爸爸在里面倒铲煤。我进去看到爸爸了,他穿得很脏,推着个车,里面装满了渣滓,水泥厂空气很浑,噪音很大,爸爸出来给我拿生活费。这个场景时常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梦境里。

别人说如果一个人开始频繁的懊恼过去做的决定,开始想“如果当时我……那么现在也许……”就说明这个人开始老了;我发现我现在开始老了,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时我不离开学校,我今天会怎么样;看到我当年那些教院的同学都变成晒儿党的时候,我也确实对当初的决定有过后悔。

有时候一想到自己漂洋过海的到美国,这么久了,还是一个人,我也会情绪低落,也会很烦躁,甚至也会后悔,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真的因为是受了什么刺激。

可是每当我把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掰开了,揉碎了来想,我的那些决定真的不是因为我受过什么刺激,我只是不认命。

对,只是不愿意认命。

我从小生活的洋渡村,一墙之隔就是重庆钢铁公司綦江铁矿。国企职工子弟衣着打扮,言行举止与农村人完全不同,处处透着精致;和他们相比,我们这些洋渡村的人处处土里土气的,重钢的子弟们用“农村娃儿”来表达对我们的轻蔑;虽然他们看不起我们,但是我们,至少是我,却很想成为他们,因为当时的我认为工人子弟长得就是比农村孩子漂亮,学习成绩比农村孩子好,家庭条件就是比农村孩子要富裕(只有这条,小时候的我猜对了。)

只是我家很穷,没有办法给我买漂亮衣服,漂亮的文具,我只能认为如果我学习成绩好,爱读书,也许他们就会接纳我,我也可以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后来的事实教育了我,我还是太天真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强烈的挫败感,那时我还只是一个中学生。

我读教院的时候,很幸运的结识了互联网,也学会了写诗,开始知道海子、顾诚、博尔赫斯,那个时候我很少和同学交往,主要是和论坛的诗友们交流,现代诗不仅是一场朦胧的美梦,也让我做了一场“我成了他们”的美梦;有一次重庆的诗友聚会,我也去参加,诗友们请我吃了顿肯德基,吃到一半的时候,诗友们告诉我,这顿她们请客,她们还有事,先走了。

“梦幻(我当时的笔名),你慢慢吃哈,我们先走了。”

我要说,那些诗友是好人,她们看出了我的窘困(那时我在教院勤工俭学,一个月能挣150)没有让我AA,我为了这次聚会带了100块钱;只是现实又一次告诉了我,会写诗并不意味着“我能成为他们”,当然也不意味着我就有男朋友。

这种强烈的挫败感一直伴随着我到奉节的学校工作。因受这件事的刺激,那个时候的我还小小的愤青了一下,曾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体面的城里人。

奉节的学校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是,那个地方经济很差,辣条都能上桌当一个菜,但是比起我家来说,其实也并没有差到哪里去。工资收入其实还算可以,我只是不甘心想一辈子就这样,我只是很想成为“他们”。(“罗玉凤的妈妈正在一个破旧的小窝棚内煮饭。

屋内昏暗无光。灶是用泥土和砖垒起来的,一口大铁锅里装满猪食,另一边架着的一只锑锅,煮着清水白菜,没有丁点油水。灶面上卧着一只肮脏的老猫……”这是后来我征婚后记者到我家采访时的素描,大家感受一下。)

最后,我做出了辞职去上海的决定,为什么选择上海?只是因为上海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都认为我就这样了,那我就到中国最发达的城市去,让你们承认我也可以成为你们。”这就是我当时很中二的想法。

到了上海后,现实第N次教育了我,不是到了上海,就能成为一个体面的城里人,恰好相反,到了上海,才发现以我的学历,我的条件,我一辈子也只是一个在上海务工的,还是土里土气的“农村娃儿”,我从来没有像在上海那几年那么沮丧,生平第一次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是不是该认命了?幸好,我内心那股强烈的欲望抵消了我的沮丧,甚至更加激发了我的斗志。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征婚了,一夜之间,我爆红了。

虽然那个时候网上骂声一片,但是其实我的内心深处是窃喜的,因为我终于有一样东西是很多城里人没有的了,拥有了这样东西的我好像就可以以此得到他们的承认,并且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但是内心的这种窃喜,很快就变成了巨大的失望和屈辱,当时的我竟然被我母校(教院)保安给赶出了学校,而且是很不耐烦的赶走了,看他的样子,好像是赶走了什么令人不愉快的生物。

而且那个时候家里人对我的所作所为也很不理解,我妈以为我受了什么刺激,我的亲人甚至在QQ上把我拉黑了,我走在路上都会有人来骂我,我出席活动会有人冲我丢鸡蛋……这真是属于我的梦醒时分。

我要去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我要去美国!如果我在美国证明了我自己,那就证明是不接纳我的你们错了!很多人一直在追问我为什么要去美国,这就是原因。

当然,美国并不是天堂,我才到纽约的时候住地下室,还没有暖气,窗户外的地沿一直是湿的,比水平面的温度还低好几度,冬天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冻死,出去找工作的时候还被华人同胞嘲笑,在华人开的美甲店里被老板骂等等,正如国内媒体所说那样,我在美国也是属于“社会底层”。

虽然在美国的日子很艰辛,很累,但我觉得我到美国这个决定做得没错,我在国内的时候被母校的保安赶出校门,但是我到了美国后,母校的校长在毕业讲话时拿我做例子鼓励学弟学妹们,有媒体找我开专栏,很多名人开始认可我,比如著名矮大紧高晓松,又比如很多人认为我的文章写的比王石他媳妇田朴珺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我现代诗写的还行…我还是那个我,我也不是到了美国才开始学写诗学写文章的,唯一改变的是只是舞台。

可这还不够,还差一点点,我才能真正成为“他们”,不再是“农村娃儿”,差的这一点点就是绿卡。

我想拿到这张绿卡,并没有什么复杂的,不能告人的原因,只是从我到上海开始,我一直在和某种隐秘的,难以形容的,无可名状的规则较劲,这个过程已经小十年了,我的青春,我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都在里面了,这张绿卡,是对我这十年的交代,就像是我的大学毕业证。

我只是想拿到这张绿卡,然后告诉所有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

求祝福,求鼓励。

不过,这篇文章有人怀疑并非凤姐亲笔,那么,凤姐到底是如何实现自己的“美国梦”的呢?凤姐在美国,真的生活得那么幸福如意吗?

经过热心网友的考证,凤姐的“赴美逆袭史”大概经历了以下这样一个过程:

2010年11月凤姐受到美国中文电视邀请,赴美面试

2010年12月面试失败,开始在美国一些餐馆打工

2011年8月在微博上声称要“一把火烧了移民局”,从而在美国遭到控告。

2012年2月在哥伦比亚大学门口发传单征婚。

2012年6月被人拍到在美国一家美甲店打工,这份工作一直做到2014年底。

2015年7月受邀成为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随后开通微信公众号“我就是凤姐”(现已关停)

2017年8月在直播平台上倾诉没有“身份”的美国生活的艰辛和不易。

在以上的梳理中,我们大概可以看出来,凤姐并不是通过常见的投资移民、投靠亲属、人才引进等方式拿到绿卡并留在美国的。时至今日,我们甚至都无法确定凤姐是否已经获得了那张可以合法长期居留美国的绿卡。

在去年8月的视频直播中,凤姐依然在大谈特谈没有“身份”(即美国绿卡)而在美国生活的艰辛困苦。凤姐的“美国梦”,似乎也并不是外界所想象得那么光鲜亮丽。

“很多在美国打拼的中国人只是表面上过得很好,回国后就给亲戚发很多钱,然而自己在美国生活得可能连狗都不如。”

“在美国的时间久了,没身份的日子过够了,很多年轻女人就会找个美国老头子嫁了,还觉得自己赚了。”

“在美国,有绿卡没有钱,日子过不下去;有钱没有绿卡,还是过不下去;有钱有绿卡,才可以过下去。”

视频中的凤姐还提到,对于英语不好、没有学历、家境平凡的普通中国人来说,移民美国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你的阶级。谈起“美国梦”,凤姐的话语中已经颇有几分沧桑的味道:“做梦很好,但梦只是一个梦,并不好做。”

无论凤姐当年的爆红是无意而为之,抑或是“恶意炒作”,凤姐确实红了,还成为了当代社会中的一个文化现象,甚至被外国媒体争相报道。

外媒对“Sister Feng”的报道

凤姐如果能够真正在美国“扎根”,那么是不是代表着“美国梦”和我们普通人之间的距离也不是那么遥远?毕竟对于中国绝大多数学历不高、财富不多的普通人来说,凤姐的“赴美逆袭史”就好似一剂强心针,告诉着我们今时不同往日,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这次结婚新闻是真实的,在此祝福她!

双喜临门:继拿到绿卡后,凤姐结婚了!!

据最近美国新闻,并经过编辑接近罗玉凤的在纽约的朋友处获悉,进入2018年后的凤姐办好了两件大事:拿到绿卡、领取结婚证。这两件事,从她到美国开始,总共花了10年时间。

假设,凤姐认命,现在的她会怎么样?应该会是默默无闻的在这样的山沟里,生几个娃娃,重复父母的生活。投胎是个技术活,凤姐的技术显然不好。如同千千万万的底层人民一样,沉默地出生,沉默地生活,沉默地死去。他们的到来,他们的离去,仿佛一只蚂蚁,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好像他们从来不存在。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几千年前陈胜的这句话,被凤姐这个弱女子认同和继承下来。你可以羡慕王思聪的投胎技术,你也可以羡慕贾宝玉的衔玉出生;当然,你也可以嘲笑凤姐的不自量力,嘲笑凤姐的丑陋,嘲笑凤姐竭尽全力的奋斗。

但,凤姐就是凤姐,她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每一天都在往前走,她要靠自己的能力所及去触摸人生的顶点。她上过师范学校,接触过互联网,她不愿意继续老一辈那样的生活,不愿意继续那种祖辈相承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孩子会打洞”的古训;她知道,世界不仅仅是这样的。

穷人孩子早当家,她说:我读师范时每月生活费150块。我读教院时每月生活费100块。我还没毕业就找到工作,一找到工作家里就再不给我一分钱。再好的公司也要干一个月才发工资。幸好我兼作勤工俭学。不至于饿死。但公司做活动,我连一块钱路费都拿不出,只好走路去。

凤姐在她的微博里写道:20岁时,我妈对我说:你这个人,不会处事。我觉得如果连在亲生父母面前都要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话,人活着真的没意思了。21岁,我从教书的学校回家,母亲和弟弟欣喜的算着我一个月多少钱,还剩多少钱可以拿回家。我对朋友说,这辈子,我在外面买车子,买房子。我能拿回家的钱,都不多了。那时月薪554元。

为此,她去了上海,做过超市收银员,甚至还做过被认为是低等的洗脚行业。她想靠毕其一生的的奋斗,也能和其他人一样在上海这座花花城市里,和同龄人一样“喝上咖啡”,让她的孩子们不再是“会打洞的老鼠”。

在上海,现实再次击碎了凤姐的梦想:她微薄的工资不可能让她和当地的同龄人一起喝咖啡,不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她孤独,她寂寞,月亮也不能代表她的心。

凤姐有后路,她可以退回到农村老家。但她前面没有一条路,她没有文凭,没有花容月貌,没有好爸爸,没有伯乐来提拔,也没有一个王子来拯救她这个灰姑娘。

她有一次回忆说:没人会记得08年在上海街头无助哭泣的罗玉凤 。一直以为,这辈子只能窝囊的活着。要么被人丑化,攻击,恶搞。一辈子的恶名没法洗刷。要么没人知道,但是连饭都吃不起。没工作,没男友,没钱,没房子。每天受尽资本家的剥削,惶惶不可终日。

凤姐没有退缩,她自己趟出了一条路:她征婚了。一夜之间,她爆红了。虽然所有人都是谩骂她、嘲笑她的。有人说,“也不看看你的出身,不看看你的样子,你也配”?还有人说,“你为什么不认命,为什么要出来作妖”?

征婚当然是失败的。凤姐说:越是草根,人生的道路上越是布满了陷阱……掉进一个陷阱里可能这一辈子都爬不出来,所以坚持对草根来说格外可贵。因为我们除了坚持,真的一无所有。

但是,她终于不再沉默,她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存在。她说,有委屈要上,没有委屈创造委屈也要上。不要在乎那些委屈与泪水,不要在乎那些非议与口水,只要你锲而不舍,等待你的只可能是成功。

任正非也说了: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许多委屈。而一个人越是成功,所遭受的委屈也越多。要使自己的生命获得极值,就不能太在乎委屈,不能让它们揪紧你的心灵。

是的,凤姐没有认命,她又做出更大决定:出国,去全世界最强大的美国。她说:我到美国,是因为在这里实在呆不下去了。我离开原因是因为这里是一个人情社会,而我最不擅长与人交往,所以我在那里呆不下去。而美国是一个商业帝国,它犹如磁铁一样吸引着我。我喜欢商业。

她还说,在上海,连辛苦的工作也找不到。在美国,只要愿意工作,就能找得到工作,我很满足。我到美国,是因为我梦想有一天进入华尔街工作,成为一名金融家。我到美国来,是冲着自由女神像去的。

她写到:到美国求什么?我们这些人东骗西骗、甚至不惜假结婚到美国为了什么?那些花8万美金偷渡过来的人为了什么?不就为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舒适的环境。随便就能买到的房子,非常便宜的日用品和食物。小孩免费上学。几乎永远不怕失业,生病看得起医生,老了就有退休金么!

她要在美国证明自己,她要证明只要不认命、只要继续努力,那么这个人一定就可以活的更好。这一次,她花了10年时间,做成了两件事:拿到一纸绿卡、找到一位如意郎君。

她写道:我做到这些,只是想告诉所有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求祝福,求鼓励。

不认命的凤姐,从洗脚店做起,到拿上绿卡、嫁为人妻、定居美国,弹指一挥间已经是10年了。如今,凤姐在美国已经成为投资人。这个职位,足以让凤姐买别墅、开宝马了。当然,凤姐也说了,即使是美国的蓝领中也有人住得起别墅、买得起宝马。

我们再回顾一次凤姐的经历:

9岁,开始努力阅读每一份读物。

18岁,确立第一个职业规划。

20岁,写诗。

20岁,实习。

21岁,教书。

23岁,用教书两年的钱到上海。

24岁,开始炒作。

25岁,用炒作的名气加炒作的钱到了美国。

30岁,宣布融资1000万创业。

31岁,成为凤凰新闻客户端新闻主笔。

32岁,拿到绿卡。

33岁,在遇到很多青蛙后,她终于遇到了属于她的王子,结婚了……

靠自己的努力,一路在嘲笑、咒骂、一步一个台阶,在艰苦中走来的凤姐,活脱脱一个大写的励志人生。呵呵。一无所有,穷得叮当响的人这么一步步走过来,难啊!她在微博里这样写着。

如今的凤姐过的比我们在坐的大多数人都要好。她获得了她想要的生活,实现了她的梦想:美国梦。在回答《纽约时报》记者的采访时候,她说了她对“美国梦”的理解,美国梦就是人人平等自由啊,美国一直都是我理想中的样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凤姐是成功了。

10年一梦,梦醒才发现,当我、你、你们对凤姐谩骂和嘲笑后,在我们看不起凤姐后,我们才是浑浑噩噩的看客!我们才是人海苍茫中的那只蚂蚁。哎,一声叹息:年少不识玉凤姐,看懂已是不惑年。

10年,凤姐用她的人生完美的诠释了又一个美国梦的现实例子。自然,有人说,美国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我想地狱与天堂相隔并不遥远,连接着他们的是称之为“美国梦”的东西。凤姐用她的努力告诉我们:有个梦想,继续这个梦想,你就能实现这个梦想。

人生这么短,你打算带着你浑身的力气、满满的智慧,再还给阎王吗?所以,我们应该祝福凤姐、鼓励凤姐;她是我们这些不甘于平庸的小人物的榜样。

Advertisements